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今天到訪中國,他除了為普京總統下月訪華做準備,促中俄經貿合作,肯定會同中方商討當前處於激化中的烏克蘭東部局勢。中方如何在私下同俄談這一棘手問題,以及如何公開表態,這是對中國外交智慧和定力的一次考驗。
  烏克蘭東部問題顯然不同於克裡米亞。克裡米亞事變有多重含義,包括回敬“顏色革命”,而俄羅斯族分割烏東部的行動,更直接衝擊了一國保持領土完整的國際法權利。但是烏東部事發也不是孤立的,這些危機都會溯源到烏克蘭這些年反覆出現的“革命”和動蕩上。
  此外,克裡米亞易幟的過程十分清晰,莫斯科主導該過程的思路和意志都很堅決。而烏東部目前一個接一個城市俄羅斯族的“造反”或“起義”中,至少有相當一部分元素是自發的,莫斯科、基輔所持態度與事件的發展有很強互動性。可以說外部態度誘發了事件,而事件的進程也在塑造外部的態度。
  俄羅斯官方一直表態不願分裂烏克蘭,目前除了警告基輔不要向東部俄羅斯族動武,併在邊界地區屯集軍隊示威之外,並無進一步的行動。普京看來有些猶豫,克裡姆林宮對烏東部民眾顯然有巨大影響,但它未必就是可以隨意發號施令的關係。
  烏東部原來不是獨立的自治實體,那裡也不像克裡米亞那樣,之前有合法的俄羅斯駐軍。要形成在國際上多少能說得過去的獨立程序,幾乎無從下手,它對莫斯科將是比“接納克裡米亞回歸”要大得多的挑戰。
  中國顯然不宜匆忙就烏東部問題做外交表態。在醞釀態度和與各方的會晤中,中國需同時照應以下幾大原則和考量。
  第一,維護主權國家的領土完整,這應是“後克裡米亞時代”我們對烏克蘭東部局勢的一種倡導,只要這樣的可能性存在,我們的態度就應是樂見其成。
  第二,我們應支持烏克蘭局勢的下一步發展照顧到各方利益,包括基輔、烏東部俄羅斯族和莫斯科的利益,也應讓西方的面子能在烏東部問題上過得去。
  第三,在各種關係中,中俄關係應始終處於北京針對烏局勢表態時需要關照的優先位置。如果莫斯科動作過大,引發中俄的分歧,中俄應共同努力,不讓這種分歧在烏克蘭局勢中得到突出。
  第四,由於除中國外,主要大國都不同程度卷入烏克蘭危機,中國的中立位置越來越顯著。中國有必要對扮演促和角色採取更積極態度,逐漸積累外部對中國這樣做的歡迎和意願。
  中國的官方態度需站在不支持烏東部獨立和避免幫西方孤立俄羅斯的某個中間位置上。我們更靠近兩者中的哪一頭,應取決於形勢的發展和是非曲直,中國應致力於避免衝突進一步升級。中國的這一立場並非就得是模棱兩可的,它有一種獨特的鮮明。
  當西方、俄羅斯以及烏克蘭因僵持不下都有些疲憊時,中國的態度就會變得可貴。中國缺少在國際重大衝突中扮演有影響調停者的實踐經驗,在烏克蘭局勢中,我們離這個有趣的角色很可能最近。▲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10eadmmr 的頭像
ea10eadmmr

謝安琪

ea10eadmm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