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雙胞胎出生以後,外觀不具備男性生殖器官,家人將兩個孩子當女兒養了11年。去年夏天,經過醫院檢查,確認兩個孩子都具有男性染色體,後接受了初步的手術。目前,兩人在京等待專家會診和進一步的治療。
  京華時報記者聶輝 實習記者徐敏
  治療疝氣被告知性別為男
  2002年夏天,雙胞胎劉湘和劉美出生在湖南省新邵縣某衛生院。父親劉新山是該縣一名普通農民。當時負責接生的醫生告訴劉新山,雙胞胎外觀無男性生殖器,是一對疑患疝氣的女兒。戶口本上兩人性別一欄所標註的是“女”。第二天,劉新山帶著新出生的雙胞胎去往當地市人民醫院檢查,被告知同樣的結論。由於疝氣對孩子的身體影響不大,劉新山準備等女兒稍微長大,再帶其去治療孩子的疝氣。
  2013年,劉新山帶著已經11歲的“女兒”前往當地多家醫院,準備進行手術治療疝氣。經醫院檢查,診斷雙胞胎所患不是疝氣,但具體病情無法查出。隨後,中信湘雅生殖與遺傳專科醫院通過檢查染色體,確認兩人實為男性,雄性激素分泌正常,並診斷患有“男性假兩性畸形和陰莖發育不全”。醫院方表示,這類患者極為罕見。去年暑假,劉湘和劉美在湖南省兒童醫院接受了第一次手術,手術順利將兩人體內睾丸拉出。為了進一步的治療,劉新山帶著兩人來北京尋醫,經過北京兒童醫院的初步診斷,兩名孩子被診斷為“重度尿道下裂”,目前,劉新山和兩名孩子等待進一步的檢查和治療。
  穿女裝上女廁當女兒養十年
  劉新山家中已有三兄弟,並無姐妹,收穫這一對“女兒”甚是歡喜。從出生起,劉湘和劉美便在農村老家由祖母撫養,父親劉新山則長年在外打工養家。2008年,劉新山和妻子離婚,兩人少有聯繫。
  據從小撫養劉湘和劉美的奶奶介紹,兩人一直留著過肩的長髮,平時編著辮子穿女裝上學,上廁所也是進女廁,“在學校的時候跟女生玩得比較多”。奶奶回憶,曾經給他們買過兩次裙子,兩人一直拒絕穿,“衣服是女裝,但一直沒穿過裙子”。農村有句傳言說,“男像媽女像爸”,劉新山一直覺得雙胞胎不像自己,卻很像他們的母親。不過,劉新山並未因為這些懷疑“女兒”的性別,“想都沒往這邊想過”。
  雙胞胎女變男剪長髮當男生
  去年,中信湘雅生殖與遺傳專科醫院為其進行染色體檢查,顯示為男性特征。得知該結果的劉新山回家後,決定帶劉湘和劉美去理髮,被兩人拒絕說“捨不得剪掉”。一周後,劉湘和劉美再次來到中信湘雅醫院,生殖器遺傳中心的盧教授拍著兩人的肩膀,“你們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做男生很好”。這次,劉湘和劉美同意剪去長髮,也開始穿起了男生的衣服。劉美告訴記者,知道自己是男生後,便很少和女生玩。奶奶說性格也更加像男孩子了,到現在表現跟正常男孩看不出差別。採訪期間,兩人似乎並無心理障礙,回答了記者多個提問。兩人還不時打鬧嬉笑,發出的也是正常同齡男生的聲音。
  對於自己的一雙女兒突然變成了兒子,劉新山當時挺意外,不過後來也就接受了。“現在想的是趕緊順利做手術幫他們恢復正常”。第一次手術,花光了這個普通農民家的全部積蓄6萬元。今年9月來北京,劉新山又向朋友親戚借了幾萬。家境貧困的劉新山希望能有好心人向兩個孩子伸出援手,幫兩個孩子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醫學專家
  手術可以恢復患者生育功能
  北醫三院的整形外科主任醫師馬勇光教授介紹,尿道下裂是一種先天性發育異常,主要在胎兒在發育時,母體激素發育等問題造成。目前醫學界懷疑該病因與遺傳有關,但是並沒有發現引起該病明確的原因,但是對於孕婦進行體檢也很難發現嬰兒的異常。根據馬勇光教授的瞭解,我國新生兒篩查中“尿道下裂”的發病率在1/900,但是患病的程度並不相同。目前,對於尿道下裂的患者,一般都需要通過手術進行處理,恢復患者的正常生育功能,並不影響患者的生活。
  >>心理專家
  性朦朧期對孩子影響小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與心理咨詢服務中心主任宗春山分析稱,十一二歲的孩子正處在青春的朦朧期,對性的概念也處在好奇與疏離期。這一階段孩子轉變對自己性別的認識,對其心理影響較小。但是孩子畢竟需要用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對待周圍的環境,對他們仍然是一個挑戰。這也需要家長和周圍人進行科普,正確對待孩子的身體疾病,轉變對他們的看法。孩子的父親要承擔起對孩子的性別教育,幫助兩個孩子重新認識自己的性別,並學習作為男孩子的生活方式。  (原標題:養“女”十餘年雙胞胎實為男兒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10eadmmr 的頭像
ea10eadmmr

謝安琪

ea10eadmm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